|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圣地法官 > 法官论坛
民事速裁审判机制运行的实践探索
——以延安市宝塔区法院为例
  发布时间:2017-11-19 10:14:54 打印 字号: | |

【内容摘要】在司法改革大背景下,为有效应对案多人少的矛盾,切实回应人们对司法工作日益增长的高要求、高期望,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不断探索民事速裁程序运行机制,从而对案件审理实行繁简分流,实现简案快审,繁案精审,是法院深化审判机制改革工作中的重要举措。宝塔区人民法院为提高民事案件审判质效,以探索建立民事速裁程序为路径,于2017年3月成立民事速裁庭,以此为切入点推动案件繁简分流制度建设和庭审方式、裁判文书方式创新,以求高效快捷审理大多数简易案件,精细办理少量复杂疑难案件,兼顾效率与公平。经过一年的改革探索初见成效。本文共分四大部分:第一部分主要探讨民事速裁程序的概念及运行背景;第二部分主要介绍宝塔区法院民事速裁机制的运行模式及实践成效;第三部分尝试分析民事速裁实行过程中存在的问题;第四部分则探讨进一步深化民事速裁审判机制改革的策略。 

 

引言

《人民法院第四个五年改革纲要(2014-2018)》中明确要求将进一步改革民商事案件级别管辖制度,逐步改变主要以诉讼标的额确定案件级别管辖的做法,将绝大多数普通民商事一审案件的管辖权下放至基层人民法院,辅之以加强人民法庭和诉讼服务中心建设,强化基层人民法院化解矛盾的职能。可以预见,在“诉讼爆炸”的司法环境下,基层法院的办案压力将会成倍增长。但另一方面,受人员编制等各方面因素的影响,审判人员的增加速度远远低于案件数量的涨幅,基层法院既要做到公平公正,又要做到高效便捷,承担着巨大的息讼压力。故,在现有司法资源紧缺的条件下,优化司法资源配置,实现能动司法,探索民事速裁程序运行机制,实现案件繁简分流,成为当前法院审判机制改革重中之重的任务。宝塔区法院在现有法律框架下,结合本院审判实际,吸取先进法院经验,将改革视角重点投向构建民事速裁审判机制、案件繁简分流制度建设,以最大限度优化司法资源配置,提高审判效率。本文尝试对宝塔区法院开展的以民事速裁运行机制而开展的各项改革进行调研,以期对基层法院司法体制改革的进一步完善有所裨益。

一、民事速裁程序的出现

(一)民事速裁程序的概念 

民事速裁并不是个新鲜名词,虽然我国现行的《民事诉讼法》及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中并无速裁程序的规定,但《人民法院第二个五年改革纲要(20042008)》中明确提出2004年至2008年人民法院司法改革的主要内容之一,是继续探索民事诉讼程序的简化形式,在民事简易程序的基础上建立速裁程序制度,规范审理小额债务案件的组织机构、运行程序、审理方式、裁判文书样式等。近年来,各基层法院结合自身实际,成立了各种速裁庭速裁组虽然具体运行模式各不相同,但宗旨均是为了探索大量简易案件快审快结复杂案件精细审理,实现司法资源优化配置。对速裁程序在整个民事诉讼程序中的地位,多数学者认为,它是简易程序的一种;但也有学者提出,速裁程序尽管是对简易程序的再简化,但其究竟是简易程序的附属程序、分支程序,还是一个独立的程序,在现行法中仍然无法找到自己的定位,甚至认为当前法院对速裁程序的适用有审判造法之嫌。2017年的3月,宝塔法院民事速裁庭成立并运行。速裁法庭意即“快速审理,即时裁判”法庭。基于此,笔者以为,速裁程序本身不是一个独立的程序,其本质就是简易程序,但因先行民诉法对简易程序的规定并不细致,司法实践中对简易程序的适用过于死板教条,使得简易程序并不简易。民事速裁就是在司法改革的背景下,基层法院为缓解办案压力,在现行法律框架,积极探索、完善、细化简易程序的产物,是基层法院能动司法的体现。这是实践司法公平与效率的重大创举。

(二)探索民事速裁程序必要性

     基层法院积极探索推动民事速裁程序运行,努力提高审判效率和司法公信力,既是自身审判实际需求,也是基层法院长期改革摸索积累的结果。以宝塔法院为例,基层法院普遍存在以下特点:

1、案件数量大幅增加。近几年受经济下行影响,宝塔区法院案件数量大幅攀升,民事法官人均结案压力陡增,“案多人少”矛盾在宝塔区法院特别突出。2014年新收民商事案件2717件(不含旧存案件702件),审结2657件;2015年共受理3813件(不包括旧存762件),审结4343件,未结232件,结案率为94.93;2016年共受理5223件(不包括旧存232件),审结5197件,未结258件,结案率为95.27%。截至2017年10月30日共受理民商事案件5950件(不包括就存258件),已结5009件,结案率为80.68%。(图表一)

案件数(件)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收案数

2717

3813

5223

结案数

2657

4343

5197

2、案件类型以民生案件为主。宝塔区法院审理的民事案件绝大部分为为民间借贷、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劳动争议、买卖合同、婚姻家事等。这几类案件均涉民生,当事人对结案效率要求更高,故对民事速裁的司法需求较为迫切。(图表二)

3、大多数案件适用简易程序审理。随着案件数量的攀升,各基层法院在提升审判质效方面进行了大量有益的探讨与实践。自2013年以来,宝塔法院就提倡除公告、发回重审和再审案件之外,其余案件无论标的大小,难易程度如何,一律先行适用简易程序。在审理过程中如法官认为该案法律关系复杂、社会影响较大、需要组成合议庭审理的,再转入普通程序审理。2016年本院全年民商事案件共结案5197件,在所有已结案件的中,适用简易程序审理的有4276件,简易程序适用率为82.28%,简易案件占绝大多数的现状决定了构建简易案件速裁机制的必要性和可行性。

4、调撤案件多。2016年,宝塔法院民事案件结案5197件,判决结案的案件有1836件,判决率为35.33%;调解的案件有1607件,调解率为30.92%;撤诉的案件有924件,撤诉率为17.78%;驳回起诉的案件有731件,驳回率为14.07%;移送45件,终结2件,其他方式结案的案件有52件。当庭裁判的案件有3008件,占总结案件数的57.88%。(图表三)

以上数据表明,如能有效区分案件类型、繁简程度,优化司法资源管理,从而实现少数司法力量消化大量简易民事案件,既符合基层法院民事审判工作运行规律,又会大大提高审判效率,保证司法公正。

为有效落实民事速裁程序,便于管理与业务考核,宝塔区法院于2017年3月成立民事速裁庭并正式运行。民事速裁庭抽调八名骨干民事法官成立八个速裁团队,以法官、法官助理、书记员1:2:2的比例组成,每个团队分配办案任务为年办案数380件(普通民事审判团队为160件)。

随着民事速裁庭的成立,宝塔区人民法院制定了《案件繁简分流实施办法(试行)》,对案件繁简分流做了明确规定,其中对民事速裁庭办理案件范围明确为以下几类:1、权利义务关系明确的买卖合同、租赁合同、借用合同、承揽合同和服务合同等合同纠纷案件。2、债权债务关系明确的民间借贷纠纷、金融借款合同纠纷。3、小额劳动争议纠纷、工伤赔偿纠纷、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4、关于明确的拖欠水、电、气、无业费用的纠纷案件。5、身份关系清清楚,争议较小的抚养费、赡养费纠纷案件。6、不涉及夫妻共同财产分割和共同债务承担的离婚纠纷等。同时明确了在审理过程中存在需要转为普通程序审理的情形。

(二)极简审案过程

为加快案件流转速度,民事速裁庭制定了《速裁庭工作机制》,要求书记员于收到案件当日或次日就传唤当事人领取诉讼文书,完成送达程序。如当事人无法尽快到庭领取的,要求书记员在征得被告同意后以短信、微信或邮寄等方式送达。在送达的同时,要求被告提供准确的联系方式,告知其举证责任及期限等诉讼权利和义务,征求其对答辩期间的意见,并填写《征询当事人意见表》,以简化制作谈话笔录的过程,节省送达时间。当事人同时到庭参加诉讼的,可以即时开庭。当事人放弃书面答辩权利的,一般在送达后三个工作日内开庭。庭审中对双方当事人认可或无争议的证据和事实从简认证,不再逐份核实证据,摒弃法庭调查、法庭辩论依序进行的传统庭审模式;对证据和事实有争议的案件,采用举证、质证、认证、调解或判决的庭审形式,简洁明了。对当事人放弃书面答辩的案件,要求于受理后30日内结案;当事人未放弃书面答辩权利的,应在45日内审结。

(三)完善送达机制、审限警示机制和案件流程监督机制

在案件审理过程中,有很大部分的当事人不到庭领取诉讼文书,也不同意信息化送达。宝塔法院决定在民事速裁庭进行邮寄送达试点工作,使各审判团队从费时费力的送达工作中解脱出来,在案件分到手后的当天要求各团队与原告确认被告住所地和联系方式,并在三日内先行电话传唤送达一次,不能传唤送达的及时交付邮寄送达,以提高送达效率。对于邮寄未能送达的,及时与原告联系要求其补充提供被告住所地信息,被告不能提供的,做好原告的劝解工作后,及时驳回起诉,以提高办案效率。如事实清楚的及时进行公告送达,以减少案件不断循环起诉的状况。同时,对于当事人故意躲避导致邮寄无法送达的,尝试在邮寄后使用录音电话传唤当事人,传唤时问清是否为被传唤当事人、说清应到处所和应到时间,并以短信的方式将诉状和传票发给被传唤当事人,再结合邮寄送达情况,对可以确认被传唤当事人已获诉状内容及开庭时间的,不必进行公告送达,被告不到庭的缺席进行审理。

对于需采用传统送达方式进行送达的案件,民事速裁庭建立了集中送达机制。需外出送达的案件,由书记员提前一或两天申请用车,在用车登记本上登记后及时与司机联系,由司机签字确认外出送达时间,并由书记员在微信群中及时与其他团队人员沟通,征询其他团队是否有需要外出送达的案件,并统一规划送达路线,划片分头送达,提升送达效率。

此外,民事素材庭实行案件流程监督机制。每案需填写《案件流程随案表》,该表中将案件的收案、送达、庭前准备、文书制作、宣判、卷宗装订明细化管理,在不同阶段由相关责任人将各阶段采取的措施、时间等及时登记。结案后,该表交法官统一保存,以对团队人员工作进行监督,提高办案效率。

(四)简化诉讼文书格式,提高审判质效

对简易程序判决书的制作要求以最高人民法院和省高院简化后的民事样式为范本。尽可能做到开庭后三个工作日内制作好裁判文书,及时宣判并报结。对以调解方式结案的,民事调解书实行格式化,重点放在协议内容的制作上,大大缩短了法律文书制作时间。

1、对一方当事人明确表示承认对方全部或者部分诉讼请求的或者双方当事人双方同意简化的,可以对判决书中事实认定及裁判理由部分进行适当简化。

2、对诉讼标的在人民币20万以下、事实没有争议或争议不大且的简易程序审理案件,可以适用令状式裁判文书,该文书主要记载当事人基本信息、诉讼请求、判决主文等内容。

3、对于事实清楚、责任明确的金钱给付项目较多的简单案件如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使用表格式裁判文书。即用表格列举的方法陈述当事人诉辩主张、法院查明的事实、裁判理由和裁判主文的简易法律文书及以附表列举金钱给付项目的裁判文书。

(五)宝塔区法院民事速裁程序运行态势分析

2017年3月10日至2017年10月31日,全院新收民事案件4498件,民事速裁庭新收案件1921件,占全院新收民事案件42.7%,结案1460件,结案率76%,人均结案182.5件,其中适用简易程序1919件,占比99.89%。新收案件类型主要包括民间借贷988件,占比51.43%;买卖合同264件,占比13.74%;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138件,占比7.1%;合同纠纷96件,占比4.9%;劳务合同81件,占比4.2%;房屋租赁合同37件,占比1.9%;借款合同27件,占比1.4%;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19件,占比1%;其他案件271件,占比14.1%。其中,判决结案394件,占比26.98%,调解结案493件,占比33.76%,撤诉159件,占比10.89%,驳回起诉410件,占比28.08%,移送4件,占比0.29%。(图表4

  综合以上可以看出,民事速裁程序能极大的缩短结案周期,既满足了当事人对法院审判效率的期待,初步实现了以少数办案法官消化大量民事简单案件的目标,又为普通法官精细审理复杂案件奠定了基础。事实证明,民事速裁程序能够改善基层法院当前案多人少的现状,是适应当前基层法院司法环境的创新举措。

三、民事速裁庭当前存在的问题

(一)送达难依旧是影响办案效率的重点

由于传唤被告的方式法律上没有相应的制度保障,所以在被告不予配合,故意躲避时就使得案件无法送达,无法进入下一程序,严重影响了办案效率。虽然民事速裁庭积极采取短信、微信、邮寄等送达方式,但对于不配合的被告因其不回短信、不加微信、拒不签收邮件致使无法送达,极大地降低了办案效率。同时,对于无法送达且案件事实无法核实清楚的案件,多数原告情绪激动,不愿法院驳回其起诉,故而也影响了办案效率。

(二)审判人员的主观能动性不高

虽然速裁案件要求在45日内审结,但部分审判人员审理案件并不积极主动适用速裁程序,有的虽然适用了简化程序,但在操作上无法明显区别于其他普通案件,开庭程序繁琐,仍然按照查明当事人身份、告知权利义务、法庭调查、法庭辩论、最后陈述和法庭调解等程序进行,该简的没有简,重复劳动多,裁判文书也未能全部按照按速裁案件的文书样式制作,未能有效的提高办案效率。

(三)审判团队人员配合不畅

民事速裁团队组建后,各法官虽配有法官助理一人和书记员两人,但因法官与助理的工作模式不明确,有的团队采用法官给助理分案模式,有的团队采用助理协助法官工作和主要制作裁判文书模式,法官和助理的权责不明导致不能充分调动法官助理的积极性。所以这两种模式均存在一定弊端,致使法官和助理配合不畅,不能发挥出审判团队的作用,使得一些本该速裁的简单案件积压,制约了案件处理效率。  

四、进一步深化民事速裁审判机制改革的策略

(一)大力推进庭审方式变革,发展“门诊式”和“要素式”庭审方式,探索类型化庭审以提高庭审质效

1、“门诊式”庭审。针对标的较小、案情简单、事实清楚、当事人双方争议不大的简易案件,进一步开创与令状式判决相适应的“门诊式”庭审。所谓“门诊式”庭审指开庭时不再宣布法庭纪律和核对当事人工作,而对一定数量案件当事人集中进行诉讼风险和诉讼权利义务告知后依次审理并当庭宣判的简易案件开庭审理方式。“门诊式”庭审具有以下特点:(1)由法官助理庭前核对当事人信息、告知诉讼权利义务、法律纪律及询问当事人是否申请回避。(2)法官助理核对无争议事实,总结争议焦点。(3)开庭类似医生看病,庭审时仅围绕诉讼请求能否成立的事实根据展开,一个庭接一个庭,中间不休息。(4)庭审相对随意,不严格区分法庭调查和法庭辩论,可以边审理边做调解工作。

2、要素式庭审。针对某些类型化案件,如劳动争议、交通事故、婚姻家事、民间借贷,实行“要素式”庭审,以期对类型案件实行类型化庭审。所谓“要素式”庭审,是指根据案件相关要素并结合诉讼请求确定庭审顺序,围绕争议要素同步进行调查和辩论的庭审模式。要素式庭审具有以下特点:(1)庭审不再按照法庭调查与法庭辩论阶段进行划分,而是按照案件相关要素确定审理顺序。(2)庭前要求双方当事人提交要素表,庭审时对无争议要求予以确认,仅对有争议要素进行充分审理。(3)审理时先告知双方当事人开庭采用按要素逐项审理方式,确认审理的要素范围,询问当事人是否有补充说明,保障当事人诉讼权利。

(二)加强法官培训,充分调动和发挥审判团队的作用

加大改革力度,与提高法官综合素质密不可分。

1、加强对立案审查批准法官的培训,使其做到准确地判断案件的难易、繁简、正确确定程序的适用。

2、强化对民事速裁庭法官的培训。速裁法官要明确简易程序的原则、特点和目的,大胆适用简化庭审方式,提高简化判决书、调解书制作水平。

3、多渠道开展对年轻法官的培训。如组织年轻法官对资深或专家型法官的庭审观摩,提升审判技巧,不定期开展业务技能培训,着力提升年轻法官业务水平。采取统一的法官与助理运行模式,明确并细化法官与助理的权责,夯实责任,加强案件流程的监督,将审判团队的作用发挥到最大化,不断提高办案效率。

(三)进一步优化案件分配制度

当前案件分配并没有形成明确体系。有的法院为保障法官考核的公平,使用电脑随机分案,有的法院根据法官办案经验结合法官收结案情况对案件有针对性的实行人工分配。两种模式各有利弊,笔者认为,应当综合两种模式进行适当变革。首先应根据案件类型、标的明确案件繁简范围并由立案庭对案件难易程度进行区分。再将简单案件分配至速裁庭,最后由电脑实行随机分案,既能保证区分案件繁简,又能实现分配公平,进而实现考核公平。

 

结语

在司法改革大背景下,探索建立民事速裁审判机制具有重要意义,不仅因为这一机制能有效缓解我国基层法院所面临的主要矛盾和急迫需求,更在于这一实践建立于可靠而扎实的基础与依据之上。首先是法律基础。构建民事速裁审判机制的工作是在我国现有民事诉讼法等相关法律规定的范围内运行,并以此为基础进行适当的探索与创新,是对现行法律的一大补充。其次是经验基础。民事速裁程序运行机制的探索是以基层法院深厚的审判经验积累为基础,不断提炼、升华,还须接受审判实践的检验。任何流行的学说或域外既有模式,都不足以提供有效的指导和参照。笔者以为,民事速裁程序建立过程,实际是将成功的审判经验在理性原则指导下汇聚于一体并付诸实践的过程。正因为具有这些扎实可靠的基础,民事速裁审判机制才是更富有生命力同时经得起历史检验的创新之举。

责任编辑:薛芝